您当前的位置:文化渊源
丰庄味道:红薯面饸饹
发布时间:2018-12-26 16:40:58

据《中国地方名吃 *面食篇》记载,根据地域和食材的不同,饸饹可以分为三大派,一是以延安地区的羊肉汤荞麦饸饹为代表的陕北派,再就是以郏县的牛肉汤杂面饸饹为代表的豫南派,还有就是以丰庄的红薯面饸饹为代表的豫北派。三个派系各有特色,吃法也各不相同,陕北饸饹和郏县饸饹分别是配有羊腥汤和牛肉汤再佐以辣椒油,它们食材虽不相同,但吃法大同小异。而只有丰庄饸饹吃法则有点简单,或凉拌,或清炒,或配以咸疙瘩汤或是玉米粥。

这三大派系的饸饹中,陕北的荞麦饸饹羊腥汤随着那片红色热土上的旅游热浪正在回归大众的餐桌,方兴未艾。而丰庄的红薯面饸饹早已不见了,我已不记得是什么时间吃的最后一顿饸饹,我想大概应该在七十年代中后期吧。而只有郏县的牛肉杂面(现在应该是白面了)饸饹一枝独秀,势头强劲,名声在外,早已做大做强。不仅在河南,而且在全国各大中城市都能见到河南郏县牛肉饸饹的金字招牌。

大家都知道饸饹好吃,可是不能多吃,特别是荞麦面和红薯面饸饹,比较硬不好消化。陕北著名作家高建群在他的长篇小说《最后一个匈奴》中曾记述了,六十年代一个在陕北插队的北京女知识青年看到一个可怜的流浪的小女孩在饭馆等着捡拾别人吃剩的荞麦饸饹,便给她买了一碗,当小女孩狠吞虎咽地吃完饸饹后,撑死在一孔废弃的破窑洞里,好心的女知青内疚了一辈了。我们那儿也有过吃饸饹差点被撑死的,最后还是一位有经验的老人让人把他吃的饸饹又掏了出来,才算救了此人一命。从这些故事我们可以看出,饸饹是过去贫穷老百姓聊以生存裹腹和糊口的解决饥饿的饭食,是忆苦饭。而吃饱的现代人,却拿它当宝贝,当美食,当思甜饭,捧为天然、健康、养生之佳品。尽管如此,丰庄红薯面饸饹仍不失为一道可口的美食。

过去广袤的豫北平原地广苗稀,主产小麦玉米产量低,祖祖辈辈以瓜蔬代粮,常常是瓜菜半年粮,特别是红薯产量特别高,有句话叫"窝窝下蛋,不打八千也打一万",说的就是从外国引进的一种高产红薯新品种,我们那都叫窝窝下蛋"。尽管红薯吃多了也会难以消化,吐酸水,肚子胀气,但它毕竟是解决了老百姓饿肚子的苦日子,保住了小命,捱过了那段多灾多难的岁月。红薯多了,勤劳智慧的劳动人民各显其能,从红薯上大做文章和不断翻新的花样就越来越多,其中就包括红薯面饸饹。

我们丰庄管做饸饹叫蒸饸饹,要蒸出一锅好的红薯面饸饹首先要挑选出外表光滑完整不烂不裂无虫蛀的优质红薯,用擦床擦成片,晾晒干,再磨成红薯面备用,可以做饸饹,也可以做香甜可口的炒面。蒸饸饹首先要蒸红薯面窝头,窝头蒸好了一个人要趁热,手上沾上凉水迅速放进饸饹椽的凹槽里,一个人用力猛压压杆,黑褐色的饸饹就会吱吱地冒着热气被挤压出来,粗细均匀,光洁透亮,韧性十足。此时小小的农家院里成了欢乐的世界,大人们七手八脚,搭手的搭手,喷空儿的喷空,叫喊声笑声热闹一片,孩子们则围着大人们跑来跑去,嘻嘻哈哈你追我撵。不时有调皮的孩子猛得钻入人群在桔杆做的锅牌上胡乱抓一把热乎乎的饸饹塞进嘴里,笑着跑去,大人们在这个捣蛋鬼的小屁屁上轻轻的拍打着,口中笑骂着:你这熊孩子。

我们那管压饸饹的工具叫饸饹椽,别的地方又叫饸饹床,不过我觉得叫饸饹椽更形象,更准确。因为它的主体是一根粗的梨木或枣木椽子在中间挖一圆形凹槽,再在底部钉上一段磨面的圆眼罗底,两头装上木腿,上面连上一根细点的槐木椽做的压杆,杆上带一与凹槽严丝合缝的木塞联结而成。就是这么个简单的物件也不是家家都有的,所以每到压饸饹的时候,大人们就会东家借西家等的,孩子们则跟在大人屁股后,满胡洞无拘无束的疯跑着,打闹着。

说真的,已经有四十多年没吃过家乡的红薯铪铬了,可是那香香咸咸的特有的味道已经深深的嵌入我的记忆中,特别是跟在大人后面满胡洞的跑着,东家西家借饸饹椽的画面还时时浮现在眼前,一幕幕,就象在昨天。

   

 

来源:品读延津